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學術縱橫 > 正文

叢新強教授談從魯迅到莫言的精神傳統

發布日期:2019年08月03日 08:42 點擊次數:

[本站訊]7月27日下午,由山東省莫言研究會主辦的第七期“紅高粱讀書會”在濟南開講。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東省莫言研究會副會長叢新強以“從魯迅到莫言的精神傳統”為題,講述自己從特定角度所研究發現的莫言之于魯迅的內在文學精神承接。山大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山東省莫言研究會常務副會長賀立華及來自浙江師范大學、山東財經大學、山東理工大學、山東省作家協會、民建山東會員企業、民營企業家協會、聯合日報等高校、商界、文化、傳媒的50余名文學研究者、從業者、愛好者參加讀書會,聆聽思考,交流碰撞。讀書會由山東省莫言研究會秘書長趙靜主持。

講座現場,叢新強教授談到,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魯迅和莫言是兩個極為醒目的存在。魯迅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旗手,莫言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籍作家。莫言所受到古今中外作家的影響中,魯迅的影響可能是最深刻的。莫言之于魯迅,又有著內在的精神承接。他以魯迅和莫言的重要代表作品為例,重點講解自己感悟最深的篇章《孔乙己》《孤獨者》《傷逝》《鑄劍》等,并一一舉例講述魯迅的文學作品對莫言創作作品的影響。他從文本出發,獨辟新徑,將莫言之于魯迅在文學創作和價值主張上的精神承接清晰而深刻地梳理出來,舉重若輕地回答了是文學的同時也是人生的三個關鍵性問題。

一是藝術的“從容不迫”的審美追求。叢新強教授以《吶喊》中的《孔乙己》為例,將魯迅所表現出的跨越時代的悲憫之情挖掘出來。他指出,《孔乙己》所帶給讀者久久不能釋懷的緊張心理狀態,是作者通過外在很從容的藝術形式表現出來的。而相之于莫言早期的《紅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食草家族》《豐乳肥臀》《酒國》等作品充滿著野蠻、激烈、汪洋肆意、泥沙俱下和文化批判的表現方式,其后續的作品有了明顯的變化。如《檀香刑》回歸民間的大踏步撤退,《四十一炮》中的相逢一笑泯恩仇,《生死疲勞》的以善抗惡,以德報怨,放棄暴力,消除仇恨,《蛙》則體現出自覺的內心懺悔等,這一系列的作品,和魯迅一樣,越來越表現出從容不迫的精神,體現出了很高的藝術境界。二是內在靈魂的懺悔與救贖。叢新強教授認為,沒有懺悔的個體不是成熟的個體,沒有懺悔的文學不是成熟的文學。他以《傷逝》為例,認為其表現出魯迅式的靈魂懺悔,主要體現悔恨和悲哀的主題,同時指出作品其實表達出涓生的虛空和虛空之后的精神出路問題。而莫言的作品中也充滿著懺悔和救贖精神,如《白狗秋千架》中類似于始亂終棄的愧疚,《生死疲勞》中小人物治保主任楊七的行為懺悔,《蛙》所呈現出的內在的靈魂的懺悔等,都有著一脈相承的精神承接。三是終極性的歷史觀。叢新強教授認為歷史觀決定人生觀和價值觀。他以《鑄劍》的復仇故事為例,講述魯迅式的復仇是同歸于盡、不分你我,深刻地傳遞出了魯迅的終極歷史觀:虛無、一無所有、一視同仁、是非莫辯。而莫言非常喜歡《鑄劍》這篇短篇小說,認為這是魯迅最好的小說,也是中國最好的小說,并把所帶給他的影響,寫進了自己的作品里,如《紅高粱家族》中的千人墳,《生死疲勞》里那塊單干了半個世紀的一畝六分地最終成為專用墓地,所有的愛恨情仇終究恩仇并泯等,無不是這種終極性歷史觀的生動體現和內在承接。


【供稿單位:文學院    作者:張英杰    攝影:張英杰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宋廣鑫 張丹丹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