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校史一頁 > 正文

先生風骨 率性本真

——聽徐志遠教授講述劉先志先生的往事

發布日期:2019年09月27日 09:50 點擊次數:

劉先志(1906-1990),山東高密人。1926年考入燕京大學數學系,獲理學學士學位。1934-1939年在德國柏林工業大學機械系學習,獲特許工程師學位。1941-1945年在德國哥廷根大學數理系學習,獲自然科學博士學位。掌握德、英、法、俄四門外語,曾任柏林工業大學理論力學研究所主任助教、研究員,瑞士蘇黎世約利康制造廠研究工程師等。曾在國外學術刊物上發表多篇論文,引起國際學術界的廣泛關注。1946年,功成名就的他回歸祖國,先后于上海市工務局任正工程師,同濟大學教授、教務長等。1952年,原山東工學院院長張協和專程赴上海邀請,他以回報鄉梓的情懷,從繁華的大上海回到了山東。先后任山東工學院教授、教務長、副院長,山東省工業廳副廳長,山東省副省長等。政協山東省委員會第四、五屆副主席,第二、三、四、五、六屆全國人大代表。他提出的“關于復變函數處理的一個方法”,曾聞名德國學術界,被授予“計算方法和快速計算能手”稱號。他在理論力學、流體力學、彈性力學、振動學、熱傳導、應用數學和機械工程的理論基礎等研究領域,都取得了重大科研成果。1986年獲全國科技進步二等獎。

一所百年老校,風雨中蹣跚走來。回望來路上跋涉的身影,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往往是那些獨具風采的人和事。超乎于眾,異乎尋常,彰顯著獨特的風骨精神,在校園內外代代相傳。比如八馬同槽、馮陸高蕭、酒中八仙,比如束星北、王淦昌、童書業、趙儷生……其實,這就是所謂的“文化”,穿透歷史煙云沉淀下來,形成一所大學的性格本色。機會偶然,從朋友處得知,山東建筑大學的徐志遠教授談過“力學專家”劉先志先生的一些往事,很感興趣。于是,經朋友的熱情牽線,有幸與徐教授一番長談。

徐志遠,1944年出生于濟南,1963年考進山東工學院(原山東工業大學前身),退休前任山東建筑大學教授。他清楚地記得大一那年開學典禮的盛況。旺盛的青春朝氣溢滿禮堂,對未來充滿渴望的年輕學子,激動地聆聽校長講話。校長丁履德教授在介紹山東工學院雄厚的師資力量時,提到了與學術界著名的“三錢”(錢三強、錢學森、錢偉長)地位等同的全國一級教授劉先志先生。但是,他卻不知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就是自己的街坊“劉大爺”,他的想象力無論如何也難以在這二者之間畫上等號。

聽了他的講述,仔細回味,“一級教授”與“劉大爺”,既天差地別,又理所當然。

高深莫測的“劉大爺”

上個世紀50年代,解放不久的濟南市非常貧瘠,到處是低矮平房,陋屋窄巷,樓房還不多見。經七路緯二路慶祥街有兩座相鄰的二層小樓,雖然以今天的眼光看去非常局促,但在當時頗有鶴立雞群之勢。1952年,徐志遠還是個八歲孩童。某一天,兩座小樓搬來兩戶人家,這兩戶人家不僅住的地方令人矚目,他們的身份和生活方式也明顯與眾不同。

有意思的是,兩家不僅男主人是親兄弟,女主人還是親姐妹。據說,岳丈大人是濰坊某著名企業家,看中兩兄弟的才學人品,把自己的兩個寶貝千金許配給兄弟倆,并為他們買下這套豪華小樓。岳丈大人的確慧眼識才,兩位女婿都非等閑之輩。他們兄矮弟高,性格反差也大。弟弟開朗隨和,哥哥不茍言笑。弟弟是濟南兒童醫院院長,大家認識。哥哥是做什么的卻無人知道。因為他幾乎從不與鄰居交往,甚至連話也不講。不像大官,又明顯氣度不凡,雖然穿戴講究一些,也僅干凈整潔而已。算不上深宅大院,卻總是深居簡出。所以,街坊們眼中,那扇緊緊關閉的大門內,那座高深莫測的小樓里,有幾分常人不懂的神秘。

這份神秘被1958年的“大煉鋼鐵”打破了。在那股熱潮中,上級要求家家戶戶出人出力,誰都不能例外,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都懂的。街道上,學校里,高爐林立,處處煙囪冒煙。人們披星戴月,干得熱火朝天。白凈素雅,一看就沒吃過苦的女主人也走出了家門。街坊們非常體恤這位大家閨秀,挑不動礦石,就讓她燒火遞柴,干點力所能及的事。女主人知書達理,性情溫婉,勞動中和大家相處很融洽。后來得知,她醫學院校畢業,沒有外出工作,全身心照顧自己的先生。徐志遠的母親熱情開朗樂于助人,處處照顧她。加之徐劉兩家住的很近,此后兩家走動逐漸頻繁,徐家孩子尊稱他們為劉大爺、劉大娘。

徐家有五個兒子,生龍活虎。而劉家只有一個幼子,冷冷清清,很多生活瑣事需要幫手。十幾歲的幾個大小伙子,正愁有勁兒沒地兒使,搬重物收拾院子的雜活兒自然不在話下。每月定量的糧食填不飽正長身體的肚子,劉家也時常把當時非常稀罕的罐頭點心之類食品,以及衣服鞋子送給弟兄幾個。“我穿過劉大爺的衣服”,不管是襯衣、中山裝,還是布鞋皮鞋。“劉大爺劉大娘都不太會做家務,不會做飯,經常買些罐頭,或到飯店買熟食買包子,其實他們生活很簡單……”

從1958年到1989年,30多年里,徐志遠從中學生到大學畢業,走上工作崗位在外地工作,從一個十幾歲的愣小伙,到結婚成家兒女成人事業有成的中年人,曾無數次出入“劉大爺”家,與劉先生有過數不清深深淺淺的交談。相處日久,劉先生并不在意彼此之間學識、年齡的差距,談話輕松隨意。他們的關系像師生,更像朋友,像忘年交。徐教授談到的這些逸聞逸事,不僅可以使人了解劉先志先生的為人處世、所思所想,更可以讓我們從多角度看到一個真實生動的學問大家。

目中無人只有“力學箭頭”

劉家那扇大門打開了,但僅僅是對徐家。“他家大門上有條縫”,看到不認識不熟悉的人從不給開門。整條街上,只和徐家來往。他渴望安靜獨處,書房從不讓外人進。不習慣家長里短,不愿意被瑣事干擾,集中全部精力用于學問。這在他是一種習慣、一種生活方式,有時也難免令人感到不近人情,難以接受。有件事有些不忍心提起,20世紀80年代中期,劉大娘去世,當時劉先生正在外地忙著研究項目,竟然拒絕回來。學校輾轉尋覓,才找到他遠在日本的唯一兒子料理后事。

很多名流大腕學界達人,不僅有怪癖,也經常犯常識性錯誤、出笑話,比如陳景潤撞電線桿,童書業迷路找不到家,劉先志也不例外。有次劉先生有事到徐家來,“我看到劉先生額頭上起了一個大包”,原來,家門口停著一輛汽車,老先生竟然沒看到而一頭撞上。“我給你用碘酒抹一抹吧?”“不用抹,讓你劉大娘看到了著急。”這樣的錯誤不止一次,不僅撞車,有時也撞人。他說“我看不到”,看到的只是“力學箭頭”。桌子、凳子、小轎車,在他眼里經常是四組八個對應的上下箭頭。有時看到行駛的汽車,竟然奇怪“這些箭頭動起來了”。行人躲他,他看不到人家的腳在動,只看到箭頭快速移動。

也許這種“走火入魔”,這種“不近人情”,是意識高度集中才會出現的偏差,也許只有意識如此高度集中,不被凡事俗物干擾,才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風景,才能取得與眾不同的成就吧。

劉先生的“反感詞”

雖是理工科學者,劉先生對文字也特別講究。寫論文,逐字逐句推敲,連一個標點符號也不放過。日常對話,時常挑剔用詞不當,有時甚至有些嚴苛。比如在介紹劉先志的文字中,談到他的經歷,常有這樣一句:“被同濟大學師生推薦,做了教務長。”他特別反感“師生推薦”一詞,說職務要么“聘請”,要么“任命”,怎么能是“推薦”?他也特別反感說自己是“力學專家”。一般人認為“專家”是褒揚,他認為是貶抑。所謂“專家”,就是說此人只會做這一樣工作。徐家祖籍淄博,特別會做飯,20世紀60年代,因為生活困難,徐志遠上大學前,一度業余幫助家里炸油條,香酥可口,很受街坊歡迎。劉先生舉例說,可以說你是“油條專家”,但你不光會炸油條。如果看到現在“專家”已成“磚家”,遍地都是,不知劉先生會作何感想。

比如稱呼,他特別反對稱呼職務。他曾對徐志遠說,你叫我劉教授、劉先生,在家里叫我“劉大爺”都行,叫我“劉校長”我踹你,因為舊時代“先生”是指學識淵博、德高望重,是敬稱。如“孔子”的“子”,就是指有道德有學問的人。在當時,這些“謬論”是多么不合時宜,“冥頑不化”。想必在他看來,學識淵博有益社會的“先生”,是氣度、人格的化身,耀眼的職務不過是無足掛齒的虛名。

“是力學點選錯了”

劉先志曾先后在德國柏林工業大學機械系和哥廷根大學數理系學習將近十年,經受過嚴格的學術訓練和工廠實踐,學到了德國人嚴謹踏實的風格。徐教授說,劉先生尤為看中學者的兩項能力,一是良好的數學基礎,一是動手實踐能力。當年山東工學院成立力學教研室,選拔負責人時,劉先生不是考力學知識,而是出了一張高等數學考卷。他說,“學工的一定要數學第一”。劉先生經常談到在德國工作時,曾每天泡在工廠里,和工人一起上下班,車、磨、刨、銑、電焊以及熱處理,各工種都拿得起。不僅熟練操作,而且精通各種設備,最后都可以歸結到理論上。那種一絲不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已內化為一種思維模式。可以說這是劉先生有別于一般學者的突出優勢,這種優勢曾經幫他解決了很多國家級重要難題。

上世紀60年代,為解決我國石油鉆探動力,國家曾與法國洽談購買他們的大馬力柴油機,據說他們本來答應了又反悔不賣。研制大馬力新型柴油機的任務,落到了濟南柴油機廠身上。始建于1920年的濟南柴油機廠,是我國最早生產柴油機的廠家之一。接到任務,全廠斗志昂揚。大院里懸掛起大幅橫標“造出大馬力,氣死戴高樂”,技術人員夜以繼日加班加點一次次實驗。然而,光有滿腔豪情不解決問題。加大馬力,機器主軸斷了;以為是主軸材料硬度不夠,將原先球墨鑄鐵,換成高級些的鑄鋼,又斷了;再換成鍛鋼的,沒斷卻彎了。難題無解遍尋高手,終于找到了劉先志。為此,他專門赴青島船廠考察了一個多月,研究柴油機的曲軸,測量、畫圖,查資料,最后斷言,“不是材料問題,是力學點選錯了”。于是他指導改換了新的力學點,結果球墨鑄鐵的材料都不再斷裂。那一年,濟南柴油機廠獨立自主研制成功12V190大功率柴油機,填補了我國石油鉆探動力的空白,成為這個老廠令人驕傲的歷史記錄。而在這個過程中,劉先生總結了慣性力學與平衡的關系,寫出了論述三種力學關系平衡的多篇研究論文。

破甲彈鉆進了敵人駕駛艙1969年,中蘇之間的珍寶島戰役震驚了世界。曾經一度,我軍的各種口徑反坦克炮,都無法對付蘇軍的T62型坦克,炮彈落上就飛,敵軍非常囂張。研制新型穿甲彈的任務迫在眉睫。某軍事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經過對繳獲的坦克材料分析,試圖得到新型穿甲彈擊穿不同厚度鋼板的出速度、旋轉度、壓力度,但遲遲沒有解決。雖然從某科學家手中得到了計算公式,卻因無人能夠解出而一籌莫展。

葉劍英元帥讓科研人員去找山東高校的劉先志。劉先志當時正在牛棚被監督改造。出于保密,兩位科研人員并未講明真實身份。劉先志一見公式,便猜到了八九分,故意問來人干什么用?來人說是教學用。先生生氣了,“教學根本用不到這個公式!既然不相信我,那就請回吧。”幾天以后,兩人身著軍裝,再次出現,這次是在劉先志家里。未等來人多說,劉先志從床下拿出了解好的答案。二位軍人感激不已,卻又不明就里。原來,當年留學德國時,劉先志曾主持過德國克虜伯兵工廠的火炮設計,這種T62型坦克正是他主持設計出品的,不過后來又被蘇軍加以改造了。T62型坦克,與一般坦克最大區別在于,外殼不是平面而是斜面,并且是弧形斜面,所以炮彈一打就飛。“不僅坦克是我設計的,那個公式也是我的,不信看我當年的筆記”,劉先生后來對徐志遠說。穿甲彈只能穿透平面,打不了斜面,更打不了有弧度的斜面。在劉先生指導下,新型炮彈以精確的出速度、旋轉度、壓力度,在高溫高速高旋轉下致使材料局部融化爆炸,T62型坦克再也不能逞威風。這種新型炮彈劉先生稱之為破甲彈。后來,破甲彈大顯神威,鉆進敵人坦克的駕駛艙爆炸。劉先生再次強調:“不是材料問題,是力學點的問題。”

又是力學點!力學點有多么重要?劉先生曾經多次講過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論斷:如果找到合適的力學點,把雞蛋放在鐵軌上,火車壓不碎。這有點像著名的阿基米德假設: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地球!聽起來像天方夜譚聳人聽聞,但徐教授說,劉先生不是一個隨便講話的人,聯系到他的很多奇特思維,這樣說一定有其獨特的道理,這只能留待后人研究啦。

怪脾氣的劉先生

似乎在成就大的人中,脾氣怪的更多,在不熟悉的人看來,劉先志脾氣就比較怪。其實所謂“怪”,往往不過是摒棄了虛與委蛇與繁文縟節,背后支撐著的是深厚的學養,獨到的見地,以及對學術的執著與專一。

他認死理,愛熊人,很多行政部門人員害怕跟他打交道。他曾經被任命為副省長,但他從不去“辦公”,就在家里處理公務。省委統戰部副部長到家請他,敲門不應。能夠敲開他家大門的人,除了力學教研室的老師只有徐家人。副部長的兒子恰與徐志遠是高中同學,于是副部長找到徐志遠一同再去。這次門開了,卻不讓副部長進屋,只在院子里談事。答應只有原來德國、美國的同事來了才去省府,其他人包括各級領導,一律不見。

廣播喇叭司空見慣,城市鄉村,各行各業,不足為奇。學校的大喇叭播新聞放音樂,幾乎就是學校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劉先志卻一直難以接受。文革前有一次,他竟然跑去拉電閘,他說,學校應當保持安靜,早上時間是用來讀外語的!

每次生病需要住院,車來了,他都是人不上,先往車上裝他的書籍資料,一本本,一摞摞,車子滿了,人上不去了,“那就先運書吧,下一趟再拉人”。

“其實他是個很講道理的人”,徐教授還記得劉先生的“認錯”。他家小院有一棵楊樹,一場風雨后歪向一邊。他和徐志遠一起想把小樹扶正。于是,在傾斜的相反方向,拉一道繩用力阻擋。沒想到這個方向的根部已被雨水沖出一個大洞,不僅沒扶正,小樹反而倒了。劉先生哈哈大笑,說“力學點不對!這是我的錯。”

劉先生曾希望與徐教授合作研究“高溫固體力學性能”,就這一話題他們之間有過很多交流。但沒有場地、設備,沒有資金,而且徐志遠當時工作單位還在德州。這些困難比科研課題難解得多,即使他身為副省長,也束手無策,只得作罷。

1989年春節,徐志遠從外地回家再去看望劉先生,這時劉大娘已去世多年,兒子遠在日本,劉先生獨自生活,百般空寂冷清,他不以為意。屋里屋外,桌上床下,到處是散亂的手稿,他夜以繼日地工作在那片勞碌了一生的天地。劉先生說,“我快下火車了,要整理我的行李了。如果不整理出來,就是廢紙一堆。已經定性的,把它整理好;還未定性的,看看能不能立得住;實在不行的,就把它燒掉,以免謬種流傳。”

1990年5月,徐志遠在德州看到《大眾日報》刊出劉先志先生病逝的消息,難受了許久,許久。幾十年了,與劉先生交談已成為一種習慣,一種享受。先生對學術的一往情深、嚴謹執著,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徐教授的治學與為人,點點滴滴,難以忘懷……行文至此,恰好讀到童書業先生之女童教英教授懷念父親的一篇文章,其中有這樣一句話:“常有人評說父親以學術為生命,我卻感到父親是以生命殉學術。”

令人敬重的那一代學人啊,以生命殉學術者,又何止山大的老先生們。


注:原文刊發于山東大學報2019年9月25日第27期,小編對內容略有刪減。


【供稿單位:宣傳部    作者:王靜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谷云紅 劉婷婷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