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心靈驛站 > 正文

誰道天涼好個秋

發布日期:2019-10-04 11:56:20 點擊次數:

“一月,下大雪。二月里刮春風。三月,葡萄上架……”昨天晚上還在讀著汪曾祺先生的《葡萄月令》,溫著一年四季的光陰。今天起了個一大早,溫度驟地就降了下來,瑟瑟的人不禁打了個激靈。窗外沒有陽光,陰陰的空氣中透著薄涼,桂花已經謝盡。

每年陽歷十月八日前后,太陽到達黃經195度,為寒露。一候鴻雁來賓,二候雀入大水為蛤,三候菊有黃華。掰指算算日子,應是寒露到了唷。寒露一到,早上的露氣都重了起來,晚上也不能開著窗戶睡覺了,夜里霜冷,容易襲了涼。早起也不要碰著露水,衣服也要穿起來,像是要束住亂動的手腳。

現在寒露已經沒了多少更替之感,總歸不過是我隨老天換衣服罷了。換作爺爺在時,早上應當扛起鋤頭,走過石板橋,穿行在田間露草中,去翻那濕潤的泥土。也許還有挖芋頭,也許還有篩花生,也許還會有個小娃娃,坐在小推車上,去村頭翁伯伯家找大機器舂米吧。太久遠啦,模模糊糊的。

更近一點的是小學。天還沒亮透,暖黃色的燈光下,媽媽起床的聲音窸窸窣窣,弄得我迷迷糊糊的。要是外邊涼了,就會有一個身影進進出出,還邊嘀咕:今天天冷了,起來的時候把這件外套穿上,然后一件外套就飛著過來糊你臉上。等到媽媽進了廚房,聲音終于不是近在咫尺了,我又清醒得睡不著,坐起來,發個呆,然后套外套洗臉。早上吃個掛面出門,門開一股涼意。去學校的路上,路邊的雜草一根一根都掛著沉甸甸的露珠。偶爾伸個腳挑一下草尖兒,鞋頭馬上就掛了一層薄水,秋天慢慢氤氳起霧氣。

再接下來啊,再接下來,就全是一樣的事啦。不過是從小學到了初中,從初中到了高中。露還是那個露,就是看起來越來越小了,一腳一片了。

長大了,也不篩花生了,也不踢水了,因為這個大人來到了一個好像沒有露水的地方。因為沒有露水,連冬天也不大冷了。偶然秋風起,全身的細胞都要發動起來吸收感悟著。

從前,無需看著日子,每天也過得分明。現在開始掰算著節氣,生怕不知不覺就給它溜走了。

哎,繼續來種葡萄吧。“十月,葡萄你愿意怎么長,就怎樣長著吧。十一月,葡萄下架。”看,葡萄都已經到了尾聲了呢!

十一月,十一月霜降,霜降,又會有誰再道天涼好個秋喲!

【供稿單位:管理學院    作者:龔英杰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趙如越 謝婷婷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和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手機版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